2012/4/1

sing along

"Enjoy the little thing" -- Zombieland Rule #32
陪著孩子成長的過程是忙碌而沒有休息的,所以我們必需學會享受生命中的一些值得感動的小事。
--- --- ---
從晴晴很小的時候,醫生就要我們唱歌給她聽,讓她學會我們的語言,也讓她對音樂有感覺。不過一開始總讓人覺得自己在表演給另一個世界的人聽,唱歌哄她睡覺,她睡不著還是睡不著,她要哭還是要繼續哭。

直到有一天,媽媽跟著cd一起啍歌給她聽,哄她睡的時候,發現她會試著要發出聲音,好像要跟著媽媽一起唱一樣,於是這個任務就逐漸變得有趣了起來。不過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晴晴真的開始試著自己唱歌,好像是一歲半以來的事,我說的是她開始試著去記歌詞。像是「一閃一閃亮晶晶」,或是"A-B-C"(真是不好意思,我是有了晴晴之後,才知道這兩首歌的曲子是一樣的……這和之後的發展有一點點的相關)

--- --- ---

我們搬到德國之後,我們一直有個困擾,就是晴晴很不愛刷牙,每次要刷個牙都得好說歹說,動不動還得拿出家法,而媽媽為了不讓她那麼小就有蛀牙的問題,幾乎每次吃完東西都要刷一下,一天下來,要她刷牙成了一個不小的負擔。

於是,我們在朋友的建議之下,開始唱「刷牙歌」給她聽。但是,有刷牙歌嗎?巧虎裡好像有,但是,我不會唱,而且我覺得幼幼版的巧虎裡的歌都……有點難聽,所以,既然A-B-C都可以用小星星的調,那麼刷牙歌怎麼不能用Muffin Man的調呢?

刷牙歌沒唱多久,晴晴也覺得沒有意思,又開始不愛刷牙了,有一天,要刷牙了,她一直說,「唱攸攸」(第二個攸請發輕聲)

「唱攸攸」是什麼東西啊?原來是「魚兒魚兒水中游」,我們都管它叫「游泳」,小朋友發音不標準,就成了攸攸了…

「游泳」唱了好一陣子,她要刷牙的時候又得換節目了,於是「蝴蝶」、「小星星」等等她聽過的歌,她都要點一下,直到有一天……

「ㄟ~~唱『哈蜜瓜』」,我怎麼知道有哈蜜瓜的歌呢?總不能她出一招,我就去巧虎或是youtube上找兒歌吧。 於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那就用「大易輸入法」吧,隨便找一個調,妳要哈蜜瓜,就有哈蜜瓜,你要葡萄,就給你葡萄。每次她都會從她的詞庫裡去找一個東西,我們就這樣唱給她聽。

最誇張的是有一次在我們開車回家的路上,晴晴特別鬧,一直哭,於是我們就問她說,要不要唱這個,要不要唱那個,所有她喜歡的歌都說完了,她的答案都是「不要」……

「那,那唱『不要』好不好?」爸爸使出大絕招了
『好』

於是,「不要」歌就出現在晴晴的歌單裡了……至於不要歌用的是什麼調,原諒爸爸黔驢技窮,用的還是「游泳」歌的調,至於歌詞是什麼,我想看官大概心裡有個底了吧!
-- -- --
晴晴有一個琴,雖然我們兩個都不會彈鋼琴,有時我們還是會彈我們會的那幾首歌,一邊彈,一邊唱給她聽。通常的結果是,她開始在琴上亂打幾下,或是一直狂按同一個鍵,讓一邊彈一邊唱這種浪漫的事,完全變了調。而這類的琴為了讓小朋友有興趣去按,每個鍵的顏色也都不一樣,所以我們除了彈給她聽,還會教她不同的顏色要怎麼說。

有一天,晴晴自己在那邊玩,我們聽到了晴晴的第一首創作曲:
「Ba-by 妹妹,Orange, Pink, ...」
原來,她也會大易輸入法啊
--- --- ---
+0 住院的第一個周末,我帶晴晴去看她,回程上晴晴就睡了,而且幾乎是一上車就睡了,但是
她一到家,因為睡過了,就變得很難處理,那一夜搞得我孤掌難鳴,尤其是平時都有媽媽在幫忙處理,我一個人真的是應付不過來。

於是第二天我們回家的時候,我就改變策略了。「晴晴,要不要來唱歌啊?」於是那一路40多分鐘的車程,老爸就一路以大易輸入法來唱歌,「恩~~唱『電腦』」「ㄟ~~ㄟ~~ㄟ~~,唱『媽媽』」(這個我還是會唱標準的「母親~~像月亮一樣」),「ㄟ~~ㄟ~~ㄟ~~,唱『媽媽肚子痛痛』」(這個就難了一點,不過後來她好像很喜歡這首歌,常常點唱,尤其是我們往返去看媽媽和棠棠的路上)

等到+0回家了,變成我們三個人一起去看妹妹,同樣地,還是怕晴晴會在版車上睡著。在我把上次成功的經驗分享給+0後,我們家的亂唱ktv就開始了。

一開始是從身邊的人開始唱,唱「baby妹妹」就唱「妹妹背著洋娃娃」,唱「晴晴」就唱媽媽自創的「晴晴乖乖」歌,唱「媽媽」就唱「母親像月亮一樣」,那麼「爸爸」呢?當然就是「哥哥爸爸真偉大」了。

而且這首歌晴晴幾乎可以把整首歌的歌詞都記起來了,(不過每次她都唱「美國去打仗」,嗯~~,晴晴還滿了解時事的……),但是她自己唱了唱,唱到忘詞的時候,她硬是不讓我們幫她接下去,於是,晴晴開發出新的玩法,「爸爸唱『神孩子』」,但是她還是唱她的「哥哥爸爸」,堅持要獨唱。而且這種合唱團等級分部還唱不同調的高難度唱法,還真讓她唱了好幾句,才被我們拉去唱我們的調。

「神的孩子」是我們很愛的一首歌,早在晴晴還沒有出生的時候,+0就決定長大以後要教她唱,而且我們也常常播cd給她聽。在我和+0一起唱的時候,才發現晴晴居然也跟著唱,而且有好多歌詞她都記得。
「永~~遠不要忘記,你要忠心走到底~~」
那一刻晴晴忘情的飆高音嘶吼的聲音,那個畫面與聲音到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我甚至還記得我們唱這首歌這一句的時候,車子是開在哪裡。

當然,後來又進入亂點歌模式。

「唱『電腦』」

這下可好,我完全忘記我上次是怎麼編『電腦』這首歌的,那,那就再編一首新的吧!

「唱『電燈』」~~~

ok,電腦都有來,電燈還怕不會唱嗎?
『一閃一閃亮電燈,滿~~~屋頂都是電燈……』
這一唱,可把媽媽給逗樂了,可憐的媽媽,才開刀完一周,那種笑到肚子痛的痛法,可是比一般人來得厲害多了。
--- - ---
幾個星期之後,棠棠也回家了。晴晴自己在玩,一邊玩一邊自己唱著歌……

「一閃一閃亮電燈~~」,她真的是這樣唱的

完了,Back fire 了,她居然記得『電燈』是怎麼唱的了……

2012/2/6

We are in His hands

生命是神所賜的,每一天、每一刻的存在,都在神的手中


大約是在棠棠出生兩周前的對話:

「再過五周棠棠就要生了喔」

……

「你怎麼不說話」

『我一直以為三月還是很遠的事』

是的,三月是很遙遠的事,但是,棠棠不一定會照我們的計劃進行。


沒過幾天,我們的醫生問我們怎麼還沒有到當地的大醫院去讓那邊的醫生檢查一下(德國的習慣,婦科和產科多半是分開的,所以我們平時檢查的醫生是不負責接生的)。由於+0胎盤前置的狀況一直沒有改變,而且我們還是每兩周來作一次婦科產檢,所以就沒有很急著要「多看一次醫生」。

「需不需我們幫你們約時間」

醫生問到我們的痛處了,因為怕打電話過去又是全德文對話


兩天後去大醫院檢查,帥帥很有型的醫生宣佈,要我們準備一下,兩周之後就到醫院住兩個星期觀察,等到滿38周的時候就開刀吧!


回想起來,我真的是太不注意這件事了。還記得去年底去看醫生的時候,我問了他如果有什麼徵狀的時候要怎麼處理,像是羊水破了,或是有陣痛的時候……醫生很直接的告訴我們,不用注意那些事,一旦時間到了,就會出血,而且一旦出血就直接送最近的大醫院,人在海德堡就送海德堡,人在Mosbach就送Mosbach……


知道要安排安胎之後,頓時我的對於這一次+0懷孕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改變,因為我不知道情況是這麼樣地嚴重。晴晴誰照顧?產前請兩周的假?那產後再請4周的假幫+0作月子?我有那麼多假可以請嗎?要找保姆,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我們上哪去找合適的保姆?晴晴只會聽中文,能適應得了嗎?頓時整個世界都改變了。


神的安排真的奇妙,雖然說還有「五周」,我那一個周一就問了一下公司對先生請產假的規定,公司說有薪的產假只有一天,但是保險公司方面可以提供十天的假,而請假的薪水補償是由保險公司負擔。


於是我們就在看完醫生之後,立刻到保險公司問一下情況,發現偉大的德國健保制度,包括了因為健康因素對家庭造成的衝擊,並且提供了三個解決方案:一是給請假在家的另一半薪資補貼(就是之前說的,但是就住院而言,沒有時間上的限制),二是提供時薪制的補貼給幫忙照顧的家人或是朋友,三是代為尋找保姆並提供補助。(It seems that lots of my tax money goes there...)


經過了一個周末的思考,我們決定採用第三個方案,立刻在下個周一提出申請,也很幸運地在當周周末的跳蚤市場找到我們需要的東西,補足了嬰兒用品的最後一片拼圖。因為之後+0就不能自由地在外面跑跳了…


就當我們以為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以後,神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告訴我們,神有神的時間,神有神的安排…


--- --- ---


星期四,我還在公司受訓,突然我的同事神情嚴肅地來找我,要我打電話給我的房東。我拿到了一個字條,上面是房東的名字和電話,和一個我不認識的德文字。我還很鎮定地告訴她說,我房東知道我們要送+0去醫院待產啊……她一時也說不清楚,就要我立刻打電話。雖然那個德文我看不懂,但是就在我拿起關成靜音模式的手機時,我頓時就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了,我的手機上有7通未接來電。

+0出血不止,房東已經聯絡了救護車

我回到家的時候,發現+0側躺在客廳的地上,房東和從我們一來就給我們很多幫助的伯伯站在旁邊說話,而晴晴好像知道事情嚴重性一樣,拿著玩具,不哭也不鬧,看到我回家,跑過來告訴我「媽媽流血」了……那一刻的畫面我想我很久都忘不了,陽光充滿了我們的家,既使身在異地舉目無親,上帝依然以祂的雙手扶持我們走過。


接下來的事就如帶子快轉一般,救護車來到,幫+0搬到樓下,另一輛救護車帶著醫生來看情況,之前來參觀醫院時認識的一位英文很好的女醫生在為+0作診斷,另一位操著英國口音的年輕醫生在幫我們處理文件(因為他看來就像個學生,我們後來才知道他也是醫生),晴晴和晴晴的推車,就一直陪伴著我們。【註一】


「那是什麼?」『救護車』「媽媽肚子痛痛」「去給醫生看」在去醫院的過程中,晴晴似懂非懂著去理解這個世界。


因為醫生無法止著出血,決定立刻開刀,而且是全身麻醉。


那一個午后,整個產科非常地平靜,沒有baby的哭聲,也沒有什麼別的人來看診。我和晴晴坐在沙發上等著,晴晴的中餐就是媽媽包裡的玉米片,和之前買的幸運餅乾。


不知過了多久,護理人員匆匆地走過,她示意我們可以去看孩子。棠棠放在保溫箱裡被帶出來了,雖然外面是這個城市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那個小房間裡卻是充滿了陽光與溫暖,我抱著晴晴,向她介紹那一張小小的臉,就是我們一直在告訴她的baby 妹妹,是的,baby妹妹已經不在媽媽肚子裡了,baby妹妹出生了。


我和晴晴,靜靜地看著護理人員忙進忙出的……



不多時兩個年輕的女生進來,其中一位看來像是醫生的,一開口就以德文問我是不是小孩的父親,然後接下來是一堆需要打字幕才能了解的內容。因為我們所在地的醫院只能提供給36周以上的新生兒照顧,所以她們是來把棠棠帶走的(很有意思的是,早在一月的時候,神以透過我們的midwife,告訴我們這件事,所以當時我一點也沒有感到意外)。在大約40分鐘車程的另一個城市裡,有專業的兒童醫院,可以照顧早產兒。(註二)


晴晴很安靜地看著那個傳說中的妹妹,有許多陌生人在身邊,她顯得隔外的緊張,不是抓著我的褲管,就是要我抱著她。她好像了解到今天家裡面發生重大的事情,她從頭到尾不曾哭鬧過,就連之前我要她在車子裡面等,讓我去幫+0處理事情的時候,也沒有鬧過。過了一陣子,她就被一旁提供給產婦待產的瑜珈球給吸引了,我示意她可以摸摸、推推那個球,於是她的臉上又流露出天真的笑容。


不知過了多少,她們把棠棠放在另一個保溫箱裡面,要準備出發了。我望著醫護人員離去的背影,一種奇特的感覺滿心理浮起來。救護車、擔架、保溫箱、出血、開刀……在我們的生活中都有些不真實,但是當天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那一天發生的每一件事,沒有急迫,沒有慌亂,沒有高聲暄曄,好像一切都預先預演過了一樣。


-- -- --


我事後才知道,+0發現出血之後,打電話給我沒有人接,結果她上了三樓,請房東幫忙。房東聯絡了醫院,電話的那一頭告訴他讓+0躺著減少出血,他們會派救護車來接她。


我離開醫院的時候,護士把+0的衣服和襪子包了一包給我。等到晴晴睡了之後,我洗那件衣服,才知道上頭原來沾了那麼多血。就在清理完之後,我在廁所裡發現地上有幾滴已經乾掉的血跡……


突然覺得母親為了孩子付出的,犧牲的,真的非常的多。

-- --- --

棠棠是一個充滿了生命力的孩子,也充滿了驚奇。媽媽在最忙碌的時候懷了她,沒有太多時間和精力安胎與照顧身體,她的胎盤位置不是很穩固,導致她註定是得當一個剖腹產才能生下來的孩子。而且她很難是一個足月生的孩子。


她在有限的時間和有限的養分下努力的成長,也因為她不是第一個孩子,所以她在懷孕的過程中得到的關注遠不及她的姐姐。她出生的日子,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她一生下來就睡在保溫箱裡,她生下來的最初幾天,抱她的是護士和醫生。她還沒有機會見到媽媽,就被送往另一個醫院去了,爸爸和姐姐雖然有見到她,卻只有那短短的十來分鐘。等到我們再見到她,已經是兩天以後的事了。


神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讓我們經歷祂的大能。之後的事就相對簡單了。平時晴晴有保姆照顧她,我們周未的時候去看媽媽和妹妹。一個星期過去,+0從醫院回家,變成我們一家三口去看妹妹。再過一周,棠棠也從醫院順利的回家,回家之後沒幾天,外頭的溫度也逐漸回暖了…


--- --- ---


「媽媽肚子痛痛」「護士阿姨照顧媽媽」「醫生照顧媽媽」「阿姨照顧晴晴」……這是我們和晴晴一起往返醫院時,她一直重覆的話。但是誰照顧我們一家四口呢?是愛我們的天父。


是的,我們在神的手中,祂以祂的雙手扶持我們走過最艱難的一段路。



註一:現在回想起來是快轉,但是在當時,卻有不一樣的感受。因為當天城裡的救護車都出去了,我到家的時候,救護車還沒有到。等到他們小心地把+0扛下去,我也抱晴晴下去,準備要出發。但是,過了好一會兒,車子沒動。原來,還要等另一輛車把醫生接過來,醫生看過確定沒事了之後才出發……
我到了醫院之後,推著晴晴的推車,我以我破破的德文夾英文問了護士說,我的太太剛才才被救護車載來,我得到的答案是,「請在這邊等」……

註二:就在醫護人員忙著照顧棠棠的時候,同時有許多人在一個小房間裡忙進忙出的,至少有兩個在地醫院的護士,「護送」棠棠的司機,和兩個隨救護車來的醫護人員,我猜其中一個是醫生。也許是因為在地醫院的護士不太說英文,也許是她們很忙碌,基本上沒有人告訴我情況是怎樣,或是她們在作什麼。不過那位問我是不是父親的醫生,在忙碌當中回頭用德文問了我一句話,想當然爾我是一臉茫然。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頓頭整個房間裡好幾個人,異口同聲說了一個字 "Englisch",我已經不記得她問了我什麼,但是那一刻的回憶,到現在還忘不了。

開始記錄這段經歷時,+0在醫院裡,棠棠在另一個城市裡的兒童醫院,我和晴晴兩個人在家。時間一晃,棠棠已經滿月了。

2011/10/31

Kaminofen


火升起來了,還很難說是不是一屋子都暖了起來,紅紅的火光伴著一點點的柴火聲,還是滿溫馨浪漫的。但是了解到背後的故事,才了解到所有的浪漫都有他的現實面。

前面的鐵架子是我們為了晴晴買的,怕她沒事想去摸摸看,傳說中「燙燙,no no」的爐子到底「摸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基本上是我們買好請房東來幫我們裝的。房東和房東太太,忙進忙出地拿出各種工具,不但鑽牆有兩種電鑽,他們兩個還拿著尺,討論著爐子和架子之間的距離要怎麼擺才好……因為房東覺得附的釘子不合適,所以他拿出他們inventory裡面各種不用size的壁虎和螺釘,標好之後施工,施工完還有工業用吸塵器把地板清得乾乾淨淨。至於我們房東有多麼萬能,我們下次再另立標題作專文討論。

升火也是有技巧的,雖然說房東一再說,這個很簡單的,他還是寄了個instruction 給我,包括三個控制空氣流量的開關的作用,要怎麼升起來,還有最後要如何清理,都很清楚了交待了一遍,因為他們將要出去渡假一個星期,怕我們一旦沒弄好會出事。

基本上有兩個閥是不用動,一個是在上頭排氣的,可以調整火的大小,另一個在爐火上方,房東也沒解釋是作什麼的,只知道不放在最右邊的話,爐子可能被融掉(爐心融毀聽過吧,就這麼回事)。下面有個進氣的孔,基本上只是在起火的時候用,一旦火好了就可以關上了,不然還是一樣,火會太旺,可能會燒壞爐子。最後就是要有其他的配備,像是清理爐子的長柄刷子和duster,還有專門清理玻璃的清潔劑。

最酷的就是,剛開始起火的時候,得先用小的柴火燒,房東就立了個圓木,拿了塊木頭,像電視裡演的一樣,把木頭劈成小塊的,拿來引火。我心想,不會吧,這個要我作,那不是會嚇死了嗎?真的斧頭吶……

果然,房東很體貼地告訴我,一般的店裡有賣專門引火用的小木頭,這才讓我放了下心來。

上次說到丟木頭的事,其實還有後續,就再聊一下木頭吧!

木頭從一樓丟到屋頂,故事還沒有結束,雖然沒有堆在路邊有礙觀瞻,這樣橫七豎八地橫在房屋頂上,一兩天房東還是可以忍住的,超過三天我們就收到很有禮貌的通知了。木頭最終還是得好好地擺好,親愛的房東還幫我們立了個架子,可以堆放木頭,其實就是兩根從屋頂到地板的柱子,這樣裁好的木頭就可以堆放在中間,他還開玩笑的說,這樣子好,木頭可以堆到天花板高。我看了一下,笑著跟他說,我們沒那麼多木頭吧!

從車庫頂到房東立好的架子,中間還有一段距離的,再加上一個一公尺多高的花台,於是我和+0前一天晚上大約合作了半個多小時,把木頭丟得近一點,再搬上去放好,房東還說要堆起來的木頭不要靠到牆,才不會弄髒牆壁。我們兩個一個晚上也只堆了大約30公分高,因為太黑了看不到,所以就先休息了。隔天再打拼。

忙了一個上午,木頭堆成這個模樣……


也許你以為這就是我們過完這個冬天所需的木頭,那你就錯了,因為,還有這麼多……



原來我丟了那麼多木頭上樓啊!這還是上面那麼多木頭整理完剩下的呢!



木頭堆完之後,還是得把房東的屋頂整理整理,還要小心不要把砂子、木屑留在屋頂上。(後面 的view不錯吧!)

最後,到底4立方公尺,有多少木頭呢?給大家一個比例尺看看吧!




原來房東不是開玩笑的,我們的木頭再多一點,就真的會疊到天花板的。難怪當初我說我們沒那麼多木頭的時候,他什麼也沒說……

歐洲鄉間生活體驗,還在持續進行中。

2011/10/27

We are here

(我看著外面Neckar River彎延地在山丘下流過,伴著清晨的霧氣,到身邊的+0說,「天啊!我們真的住在歐洲的鄉下吶」)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一點一點的經歷,就在不知不覺中走過,當下可能有很大的迴響,但是日子一久,就被時間給沖淡了,那時的感動也許還在,但是卻漸漸地消失在記憶的洪流當中了。

--- (時間快轉到八月底,忙著清理家裡的東西,有些要打包帶走,有些要賣)
『我們家這麼多東西要怎麼辦』
「沒關係嘛,能賣的賣,能帶的帶,最後不行的話,垃圾箱就在外面」
……
「有什麼需要打掃衛生的地方?」來我們家看望我們的伯伯這麼問。
『這個,如果不嫌麻煩的話,我們的廁所……』
「你有什麼可以清的工具?」
我把手上的409和鋼刷交了出去
「有手套嗎?」
『有,我們前兩天才買了一個新的』
「有舊的就好,這個你留著」
……
『是不是要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沒事,我不餓」

於是,韻諭一家子來我們家煮了餃子給我們送行,把最難打掃的廁所給刷得亮亮地才走。我還在想說,那最最難清的廚房是不是得花個一兩個小時作最後的清潔…
『啊!冰……冰箱』
「已經清好了,能帶的我們都帶走,不能帶的都丟了」
「裡面還有剩的餃子,你們明天可以吃」
『那爐……爐子』
「已經清好了」
天啊,搬走時最會被罰錢的兩個地方,在不知不覺中就被清好了……


--- --- (時間快轉到九月初,剛回到台灣的第二天)
『我想我們得趕快去辦簽證了』
「那就去辦啊」
『可是他們得網上約,但是長期簽證預約的時間已經排到下個月了』
「可是我們月底就得去德國」
『嗯,我們的飛機是24號』
「那怎麼辦?」
『而且他上面說,要4到5個星期才會辦得下來』
「可以現在距離24號不到3個星期」
『嗯,我明天打電話去問』

(中間許多email來往,和德國的公司聯絡,和使館人員交涉,都略過去)
9月28號,下午兩點半
『我們的飛機是29號晚上飛,早上去拿簽證,時間還真是趕』
「還好華航要延不用加錢」
『可是他們要我們的機票的購票證明』
「那就給他們啊!」
『可是他們要晴晴的購票證明』
「晴晴不是沒有票嗎?」
『有所謂不佔位的兒童票,之前我嫌太貴,想說當天去機場再付就好了』
「那現在怎麼辦?」
『只好現在去買,他們4點前要』

(29號當天)
「先生,您的女兒的出生證明沒有認證喔!」
『我已經寄去美國了,之前你們的主管email告訴我說,那個可以到了德國再補』
「那我去問一下我們主管」(那個回信的主管總是不在)
……
(換了一個金髮的德國人出來)
"Basically, nothing happened on the apostille" (在這之前,我連這個字都不認識)
'I did send it to America. But I did not ask my friend to send it back...'
"Do you have a copy?"
哈里路亞感謝主,我親愛的美國朋友辦好之後,「順便」scan了一下給我看,我事先也沒告訴他我要看……
'I do have a copy in my computer'

(十分鐘之後,從影印店回來)
「先生,你的apostille不是在出生證明的背後加註嗎?」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這就是我美國的朋友寄給我的,我也沒其他的東西給妳了』
「那我去問一下我們主管」

(十分鐘之後,我們拿到我們的簽證)

真的很感謝公司方面給我們很大的幫助,在德國的在地機關詢問進度,寫信給台灣的單位解釋我們的情況,我們順利地拿到簽證,從申辦到拿到,中間只花了二個半星期。

--- --- 在德國 --- ---

因為德國的冬天來得早,秋天就已經很涼了

親愛的房東和房東太太拿著各式工具來幫我們裝柵欄,這樣晴晴才不會去碰到火爐

「我可以幫你們定木材」
『那太好了』
「我幫你打電話問問看,明天就給你消息」

「我們平時只在晚上用爐子,一個冬天大約用個2個立方公尺」
『那我們應該要買多少呢?』
「大概4個立方尺吧,畢竟你太太和小孩全天都在家」

聽個數字沒什麼了不起的,過了幾天,木材送來了,但是只送到樓下。
+0打電話給我,「木頭來了喔,滿多的喔,晚上我也去幫你搬上來好了」
『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好,妳也來搬,晴晴怎麼辦?』

等到我下班回家一看。一大堆的木頭堆在車庫旁邊,是的,我們住在二樓,車庫的樓上。
4個立方公尺的木材原來有這麼多!

先拿幾個上去吧,天啊!原來木頭比我想像得重,我只能意思一下拿三個上來……

吃完飯後,遇到房東
「我幫你作好了一個架子,你就不用花錢去買收藏的架子了」
『謝謝,我看到了,我們之前去店裡面也沒買到』
「你就先把木頭放到車庫上面吧,之後再慢慢搬到架子這來」
他指著前面車庫頂上鋪著的幾塊布
從樓下搬到車庫樓上?
『有梯子可以走上來嗎?』
房東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你就丟上來就好了,你用搬的要搬三天,用丟的丟他個兩三個小時就好了」
他指著布上頭幾塊木頭,
「那些是我幫你丟的」

於是我乖乖的整裝下樓,開始丟木頭。房東還提醒我,因為外面在施工,所以我的木頭可能會擋到他們,最好今天晚上可以清好。

天啊!這麼多木頭,怎麼丟得完?當初怎麼不定個1立方公尺就好?

一塊、兩塊,不時還丟不好,打到牆彈回來。看來是一個漫漫長夜了。

就在呆呆地丟木頭的時候,隔壁的門打開了,有一位老先生出現了。我想他可能是出來散步的,用儘會的幾句德文向他道了聲晚安。結果看他手上戴著手套,穿著工作服,隨手拿起地上的木頭就開始往屋頂上丟,我用一種不可思議的心情向他道了聲謝,想說他是經過,看我可憐隨手幫我丟兩塊木頭,沒想到他就這樣和我一起丟了大半天的木頭,之後還告訴我,

"Morgen" 他指著剩下的木頭這樣告訴我,

他比了一下,因為我們已經清出了一條走道給道路施工的人,所以今天可以休息了。

還好我知道,Morgen這個字除了當早安用之外,也是明天的意思。

於是我和他聊了一下天,才知道他從196幾年就開始住在這裡,和房東的父親一起蓋房子,一起作鄰居40幾年了。(是的,我住的房子是我的房東他們一家子蓋的,好像是Badan這邊的德國人,有自己動手蓋房子的「習慣」)
77歲的老先生,專程下來幫我搬木頭,這簡直是上帝派來的天使,在我最無助的時候給我的希望啊……

--- --- ---
我們的感恩之旅還在進行中,還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事,會慢慢的補上來

2011/7/17

hold my hand

記得是不久之前,當某個的女性朋友宣告她肚子裡懷的是女生的時候,她的facebook上有人留言說,妳可以叫妳老公去準備一個「反男友電擊棒」了(anti-boyfriend stun gun)。雖然是個玩笑,但是也多多少少透露了一個父親的心態,「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這句話自從晴晴出生之後,我不知道聽了多少次(基本上基督徒是不相信有前世今生的喔!)。回想當初還不知+0懷的是男是女的時候,我就這樣分析過生女兒的優缺點,生女兒的優點很多,唯一的缺點是,到時候她要嫁人的時候,我得花不少時間調整自己的心態。

晴晴自從會走路之後,我們帶她出門的時候,不常讓她落地去走,因為她不太受控制,要往哪走就往哪走,連爸媽不見了也不太管。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們通常是讓她坐推車或是嬰兒車。一直等到她17個月的時候,我們才第一次牽著她的小手一起走路回家,那一刻的感動,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不過她還是常常在看到新奇的事物的時候,甩開我們的手,跑去看、跑去摸。就在兩周前,我們教她和別人「握握手」,結果她握著小哥哥的手,握到媽媽都說「好了、好了,哥哥要回家了」才放開。

沒想到才兩周過去,居然進展神速,這個周未,晴晴居然就這樣和小哥哥手牽手走了好一段路,而且要分開時居然還放聲大哭,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晴晴都還沒一歲半吶……


這個場景更是有趣,原本小哥哥在唱歌給我們聽,晴晴也試著跟著啍,但是不知不覺中,她就握著小哥哥的手一起晃啊晃的,在哈哈大笑的同時,一方面開心晴晴也會開始交朋友、找玩伴了,另一方面也察覺到晴晴不知不覺中又長大了一點,而那個anti-boyfriend stun gun 的笑話,似乎又在我腦海的某個角落迴蕩著……


video